江苏靖江市渔民纷纷试捕刀鱼 今年捕捞量预计不足十吨

  每年春节后,“长江第一鲜”江刀便成为“资深饕餮客”期待的美味佳肴。为迎合市场需求,江苏靖江市渔民近日纷纷开始试网捕捞。由于天气仍然寒冷,能捕捞到的江刀数量极少,其“身价”因此急剧攀升。前天,一条刚出水的4.7两重江刀卖出5000元的高价,折算下来是每斤超过1万元的“天价”。&nbsp

  记者昨天走访渔民、市场、酒店时发现,极低的捕捞量和较大的上市量对比让人迷惑。一些商家透露,有些水产市场和一些饭店、酒楼,“海刀”“湖刀”“陈刀”鱼目混珠。&nbsp

  水产市场上“江刀”量少价高&nbsp

  昨天上午,渔婆农贸市场水产一条街上,记者走进周根荣水产门市部询问是否有江刀。店主周根荣直摇头:“没有江刀,只有海刀。”他将一旁泡沫箱搬出,打开盖子,拨开冰块,只见3条刀鱼整齐摆放。他说,这是2.5两左右的海刀,价格1500元至1800元。周根荣介绍,目前市场上刀鱼主要来自钱塘江、崇明岛下游水域,也就是海刀,真正的长江刀鱼至少还要等上15天才会大量上市。&nbsp

  在芳芳水产经营部里,当记者问业主朱玲芳是否有刀鱼时,朱玲芳介绍:“3两的每斤2400元,2.5两的每斤1500元至1800元,2两的每斤1200元,这些都是海刀。”当记者问及是否有江刀时,朱玲芳称今天店里刚好有8条江刀,价格为每斤3500元,已经被新港一家酒店预订了。说着,她打开箱子,拨开冰末,露出了3条体型较大的刀鱼。她告诉记者,这8条刀鱼是直接从江边渔民那里收来的。渔民动用40多张刀鱼网,从21日上午7点钟一直捕到下午5点钟,共捕捞了这8条刀鱼,其中3条较大,有2.7两左右,其余的5条加起来不足5两。她说:“据渔民介绍,这也是今年开始‘捕刀’以来收获最多的一次。前几天每天都几乎一无所获。”随记者一同采访的市渔政站工作人员仔细鉴别,这8条刀鱼确为江刀。&nbsp

  记者在渔婆菜场水产一条街走访时发现,有十多个经营户称有刀鱼卖。&nbsp

  长江水域刀鱼数量少、个体小&nbsp

  昨天中午,细雨蒙蒙,长江新港段的江面上雾气腾腾。记者在永济港看到,20多条渔船停在港内。通过打听,记者找到了已经从事刀鱼捕捞近半个世纪的73岁渔民刘荣初,他正在渔船边整理渔具。&nbsp

  “看,我正在整理渔具,准备二月初二开捕。前几天有人试捕了,捕到的江刀很少,而且多是毛刀。”刘荣初说。他介绍,他前段时间每天到下游的长江南通段,与当地渔民联系,从他们那里收购江刀,然后销给市区的水产商。目前我市市场上的江刀主要就是来自这段水域,但是数量也非常少。&nbsp

  “今年公司已有十多条渔船试捕了,但遗憾的是没有捕捞到江刀。”渔业四分公司经理徐志洪介绍。&nbsp

  记者从我市渔业公司了解到,我市不少渔民近期已经试捕刀鱼,从捕捞情况来看,大家都反映“目前刀鱼数量少,个头小”。&nbsp

  4.7两江刀卖出5000元高价&nbsp

  记者走访我市一些大型酒店和以江鲜菜为特色的饭店了解到,目前市面上的正宗江刀很少,如果顾客想要吃上正宗的靖江刀鱼,估计还得等一段时间。&nbsp

  长江鲜酒店负责人刘桂香告诉记者:“以前正月半以后就开始有刀鱼了,现在差不多要到3月中旬才开始有一点。目前店里的刀鱼品种以湖刀和钱塘江刀为主,要吃上正宗的本地刀鱼,还得等上一段时间。”酒店方面为了保证货源,每天早晨4点左右派采购员到江边等待收网上岸的渔民,目前每天能收到的长江刀鱼量很少。&nbsp

  位于新港的紫气东来大酒店近日迎来了不少指定要吃长江刀鱼的食客。总经理吴建国告诉记者:“‘春潮迷雾出刀鱼’,今年江刀的开捕就是在本月初的那场大雾之后。开捕后至今,酒店向渔民收得大小不等的江刀20多条。近日捕捞上来最大的一条刀鱼重4.7两,渔船刚一上岸,这条鱼就被等候在岸边的一名江阴食客以5000元高价买走了。”&nbsp

  饭店酒楼大打“江刀牌”&nbsp

  昨天,记者以食客身份,走访了我市多家酒楼、饭店。采访中,各饭店均表示,目前正宗靖江刀鱼还未大量上市,顾客可以提前两到三天预订。2.5两的刀鱼售价每斤5800元左右,2两左右的刀鱼售价每斤3000元左右。&nbsp

  “目前新港段江面上数十条捕捞船上每天捕到的刀鱼很少,只有两三条左右,而且个体都比较小,而靖江各酒店对刀鱼的需求量很大,不少渔民捕到刀鱼就跟捡到金子一样,这些正宗江刀根本不用上岸就被抢购一空了。”吴建国说。&nbsp

  一位从渔政站退休目前从事刀鱼收购的水产户向记者透露,有少数商家为了“满足”顾客心理需求,将在上海崇明岛、安徽巢湖、常州等地水产市场上的“海刀”“湖刀”放到渔民的渔船上,然后就充当“江刀”。由于海刀、湖刀与江刀外形十分接近,因此不少食客无法辨别其差异。正因如此,靖江江刀出现了极低捕捞量和较大上市量同时存在的“怪事”。&nbsp

  今年捕捞量预计不足10吨&nbsp

  “统计资料显示,近年江刀产量呈现出几何级数的下降,这说明对刀鱼资源的利用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限。”市渔政站站长顾树信谈及江刀时,显得忧心忡忡。他介绍,大约从2000年开始,江刀产量骤降,不少靖江市民发现,以往每年春季都能尝到的江刀忽然之间变得越来越“奢侈”。江刀价格高昂,主要原因是长江野生刀鱼的数量日渐稀少。2002年,国家农业部发出“长江禁渔令”,然而让人扼腕的是,江刀日渐稀少却成了毋庸置疑的事实。&nbsp

  “1973年江刀捕捞量3000多吨,1983年370吨,2010年80吨,2011年12吨……”顾树信翻开的记录本上,清楚地记载了近年我市江刀的捕捞量。他带着惋惜说,根据近年的统计数据,结合今年的气候、长江水质等已知情况,可以预计今年我市江刀捕捞量将不足10吨,为历年最低。&nbsp

  “禁渔令”下,长江刀鱼资源为何还在走向枯竭?顾树信说,每年8月至9月,刀鱼幼体开始向大海洄游,然而这段时间长江已不再禁渔。幼小的刀鱼从沿江滩涂边及水流缓慢的水域通行。而此时沿江各省渔民在江中遍插网具,能洄游进大海育肥的刀鱼是“凤毛麟角”。除了大量捕捞,江刀数量减少还有环境污染不断加剧、长江上游的水利工程建设等其他多方面原因。&nbsp

  马洲岛人工养殖刀鱼即将上市&nbsp

  随着江刀捕捞量日渐减少,“靖江刀鱼”这个金字招牌会不会消失?记者采访中了解到,我市多年来从未停止探索的刀鱼人工养殖之路,如今越走越宽广了。&nbsp

  马洲岛上有近10亩刀鱼养殖池,池水与长江水相通。从2008年底启动的人工繁育长江刀鱼相关科研工作,已取得了较大成功。马洲岛刀鱼养殖技术员陆继华告诉记者,人工养殖刀鱼前期工作早在2004年就开始了,当年通过反复摸索,成功解决了刀鱼“出水即死”的难题,此后逐步解决了捕捞网具、捕捞方法、运输及暂养等一系列难题,通过捕回天然洄游的刀鱼幼体,经过处理后放入池塘内驯化养殖。&nbsp

  “把鱼苗人工养殖到成年刀鱼,从目前来讲,技术已经基本过关。”陆继华说,他们前年9月捕回刀鱼幼体,前段时间经过拉网检查,池内刀鱼长势良好,个头大的刀鱼已经达到3两左右,预计很快就能上市销售。同时他坦言,为了让人工养殖的刀鱼与野生江刀有所区分,这批刀鱼不会选择在3月至5月这段野生江刀上市的“黄金时间”出水。而且由于成本高,预计人工养殖的江刀价格不会低于每斤2000元,主要还是流向高档酒店和高消费人群。&nbsp

  “目前我市已在马洲岛、孤山镇、新桥镇先后建立4处刀鱼人工养殖基地,所有刀鱼苗种由渔政站提供,养殖刀鱼总量近2万尾。”顾树信告诉记者,经过多年探索,靖江在解决刀鱼人工养殖这一难题上走在了前列。&nbsp

  “人工养殖刀鱼,是改变刀鱼濒危现状的重要手段。但是规模化养殖刀鱼要走的路还很长。”顾树信言语之中充满无奈和沉重。&nbsp

  捕捞量极低的江刀因肉质细嫩鲜美、鱼刺松软而受到食客追捧,以致于近年市场价格如同“坐火箭”一般不断攀升。在大量的消费需求面前,有的商家趁机“玩猫腻”,用海刀、湖刀上市“鱼目混珠”。如此这般,则让江刀和普通市民餐桌的距离愈加遥远了。&nbsp

  笔者认为,要让刀鱼“游”回普通市民的餐桌,其实也不难,办法有三:一是要大力保护面临绝迹的江刀资源。有关部门需要强化渔政执法,严厉打击各种偷捕行为。钟情江刀的食客们要缓一缓“口腹之欲”,如同姚明“劝停喝鱼翅汤”公益广告里所提出的,“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相信只要食客少了,狂捕滥捞的渔船必然随之减少;二是要加强环境保护,通过加强污染源整治,有效遏制长江流域生态环境日趋恶化现象,让江刀的生存环境得到改善;三是进一步发展人工养殖,通过养殖技术的突破性进展,实现江刀人工养殖的规范化和规模化。&nbsp

  当然,要实现这些目标,需要全体市民乃至长江上游诸多城市的长期不懈努力,但是,为了给子孙后代留下宝贵的江刀资源,大家都要争做贡献。&nbsp

  链&nbsp接〉〉〉&nbsp

  如何判断不同品质的刀鱼是有一定难度的。市渔政站站长顾树信介绍,不过,市民可以通过细心观察进行初步的辨别。&nbsp

  “江刀”:鱼体结实,下腭处呈尖刺状,长度超过鱼鳃很多,体侧有鱼鳍,鳍后有游离丝状物,其长度超过身体的一半。&nbsp

  “湖刀”:刀鱼从长江口上溯进入支流、湖泊产卵后,就地安家成了“湖刀”。下腭不成尖刺状,鳍后丝状物短,鱼体较“单薄”。&nbsp

  “海刀”:一般都是雄性刀鱼,肉质较粗。鱼体往往不挺括,有些甚至鱼肚破裂,因为“海刀”是从近海捕捞、经过十多天才运到码头进入市场的。&nbsp

  “浙刀”:所谓的“浙刀”来自浙江,在海里长大后,游到了和长江交界的地方,生活在咸淡水中。“江刀”鱼头是白色的,“浙刀”则有点发红。&nbsp&nbsp&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