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产养殖户”这一职业因素已成乳腺癌高危因素

  由广东省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委员、珠海市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林红与几名同行2008年完成的一项调查显示,“水产养殖户”这一职业因素已经成为乳腺癌高危因素。

  或与饲料中的添加剂有关

  这份题为《珠海市农村地区妇女乳腺癌危险因素分析》的调查报告通过对第二人民医院2000年1月至2007年12月收诊的78例来自珠海农村的乳腺癌患者的分析显示:除了体重肥胖、精神刺激、生育年龄等传统的致癌高危因素,“水产养殖户”也是导致乳腺癌的高危因素。

  报告分析,水产养殖户长期使用饲料来养殖各种鱼虾蟹,自己也经常使用自家养殖的水产品,而饲料中往往含有各种添加剂,这或许是导致水产养殖户患乳腺癌的几率较普通人群偏高的原因之一。

  水产养殖户吴雄文的妻子患上乳腺癌去世大半年后,吴雄文始终没有走出阴影,“妻子这么年轻怎么会患乳腺癌”的疑问就像梦魇一样纠缠着他。昨日,记者与其说起2008年的这一份调查,吴雄文承认,自己除了与妻子一起打渔,还在村里承包了一块地用来养殖,“平时也会吃自己养的鱼”。

  不重视症状发现已是晚期

  “她这么年轻,三十出头,我们又在农村生活,吃农家菜,喝的是山泉水,按理来说都很健康,怎么会突然就患癌呢?”吴雄文一遍一遍地问自己,却找不出答案。

  2008年6月15日,这是妻子林月被查出患乳腺癌的日子,吴雄文至今仍清楚地记得当天发生的每一个细节:头天晚上,一向坚强的林月突然嚷着说乳房很疼,受不了,折腾一晚后,第二天一早,他就带着妻子搭了一个半小时的公交去往中大五院治疗,妻子的情绪最开始都很好,觉得可能是乳腺增生之类的疾病,但照完片子后,医生神情突然变得严肃,说这是乳腺癌,而且已经是晚期了,“你们怎么这么晚才来医院?”医生问。

  吴雄文和妻子面面相觑,觉得不可能,因为妻子当时才33岁,当医生再次确认后,两人“感到天都要塌了”。吴雄文说,事后,妻子才告诉他,其实自己乳房已经痛了好长一段时间,但以前都没有在意,这让他感到内疚,觉得自己没有及时从妻子身上发现苗头,“医生说如果早点治疗,乳腺癌还是很有希望治愈的”。

  在坚持了四年后,2012年6月,林月的病情突然恶化,到医院检查发现癌细胞已经扩散,最终在这一年的8月撒手离开了人世,抛下了吴雄文和还在读五年级的儿子。

  妻子去世后,其如此年轻就患癌的原因也成为了扎在吴雄文心口的一根刺,“我妻子有一个亲戚在南水,20多岁刚生完小孩半年也得了乳腺癌晚期去世了,为什么这么年轻也会得癌症呢?”

  邻城情况

  顺德:肝癌发病与食用鱼生相关

  顺德美食名动岭南,“鱼生”便是其中一道名菜。佛山市二医院肝病科主任邹敏超提醒,近年来,肝癌在佛山地区的病例在不断增加。以市二医院为例,该院B超室的医生介绍,天天都能发现肝癌患者。其中,5%的肝癌患者的发病与感染肝吸虫有关。肝吸虫的来源,就是鱼生。

  2007年,在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寄生虫病研究所指导下,顺德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在杏坛海凌村和勒流龙眼村进行了一次样本调查,本次调查合计粪检2440人,肝吸虫虫卵阳性率为60&nbsp.7%。

  而除了佛山地区,整个广东尤其是珠三角地区肝吸虫感染率也较为明显,例如2009年江门对高危人群抽样检测显示,虽然较前些年下降明显,但肝吸虫病阳性感染率还是达到11.63%;广州番禺,2010年感染率在20%左右。而据广东省卫生厅2008年数据显示,广东全省63个流行县(市)的3000万人口中,肝吸虫感染率达16.13%,约占全国的50%。

  顺德人在食用鱼生时,都会配着喝高度数白酒,民间称这样可以达到杀菌杀虫的效果。佛山市二医院肝病科主任邹敏超表示,吃鱼生配高度数白酒不能达到杀菌的效果,更不能达到杀灭肝吸虫的目的。专家指出,广东省珠江、韩江流域的淡水鱼普遍受到肝吸虫囊蚴感染,尤其是鲩鱼、鲤鱼和鲫鱼。&nbsp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